中午十二点半,五十多岁的威廉难免会嫌弃在外面上厕所,出门前他逼着自己撒了尿。“这该死的手抖什么抖!”他给了坐便器一脚,手在裤包处擦了擦,出门了。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家里随意吃点面包,他今天打算去小区前门外右手边的一家中餐馆犒劳一下自己,显然是今天上午发生了什么让他愉悦的事。

  同往常一样,威廉六点差五分就醒了,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洗漱,他一脚把挡在卧室门前的铁盒子踹得老远,安静的房间一下自变得闹腾了,威廉一笑,在他看来,自己独居是不需要在乎这些的。这也难怪整层楼都乱的不成样子。

  撒完尿,用肥皂好好的洗了手,便去烧了壶水,拿着茶叶在整洁的半圆形阳台坐下,桌上的茶杯居然看着像新的,一定是每天喝完茶都要好好洗过一遍。沏上茶就一直安静的坐着。千万别叫周围的邻居看到这样一幕,不然一定会觉得是世界末日来了。

  “楼下新来的那对年轻男女叫啥来着,”自从楼下搬来了新人,威廉每天早上喝茶时总会在心里想这个问题,“隔音效果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居然没有上来和我理论,真他娘的奇怪。”

  威廉迈步经过几个坐着客人的隔断,认出有几个还是他的邻居。他向来不是个主动的人,从来没有和邻居打过招呼。邻居看着他眼神有些嫌弃,这他早就料到了,不过这个小区就没几个让他觉得满意的人,小区大都住着些退休的科学家、作家,都高傲的很。

  他霸占了一个四人座,点了好几个菜,看来确实是心情好极了。

  “你们今天早上听到没有,他家吵了一上午”

  “像是打架了,你看他手上还有划痕在流血一样”

  “我今早看他儿子进去了,怕不是被儿子打了”

  “我听说那是他二婚的孩子,前妻的孩子恨他二婚到国外生活了,二婚的时候他还被骗了钱,我倒是觉得这老头还挺可怜的”,“不对!是又可恨又可怜!”,“小声点说……”

  威廉年纪大了,手会抖,但是听力惊人。他吃了一口米饭,像是多美味似的,嘴角还上扬了。他想起了上午自己拿着酒瓶子一下砸在他儿子身后墙上的情景,他儿子吓了一大跳,话没说完转身就走了。想起他儿子害怕的眼神,觉得好笑。

  “爸,听说你把楼下的房间租出去了,你还在捡废品,一定攒了不少钱,能不能借我……”

  “这他娘的是人话?借钱,门都没有!”他洋洋得意的想着,终究还是保住了自己的一万块钱,可真是个英雄,该庆祝。

  点了几个菜,却只吃完了番茄炒蛋,他以前从来不吃这玩意儿,就是记不得是谁带他来吃,来的勤了,每次点番茄炒蛋,这华人老板就会给多放一些蛋。“有人说的对啊,还是应该多和中国人交朋友,他们才是真心待人的。”威廉准备回去了。

  “感情是相互的。”他想到这句常在耳边的话,笑了笑。

  还没进小区,就看到一群人在一个破旧的墙边围着,远看好像是一群人在赏花拍照,但是他不记得那个位置有什么花,印象里有一个老旧的快递柜,他以前还经常来取快递的,但是已经废弃很久了,现在这里也不常有人走过。他走的近了点。人群里好像还有几个警察和一些记者。

  “大家听我说,我是警察局的警长汉森,我旁边这位是著名的植物学家达米安·泽塔·琼斯博士,你们有些人应该是认识的。对于这个事情,我们都觉得很神奇,琼斯博士认为这应该是你们小区中的一些人造成的,”

  汉森警官明显中气不足,周围人的低语都要把他的声音盖过了,“我们!希望能找到这些人!如果能帮助我们,我们会奖励两万块钱!两万!”

  “两万?……两万!”威廉急忙走得近些,他才知道为什么人们围在这里。原来老旧的快递柜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里面长出了许多树枝,叶子很饱满,还有许多花十分漂亮,但是很明显,这些植物的根不在地里。

  真神奇,威廉自知自己虽然不过是一个写写文字的人,但是却也还有一些常识,没有土壤,植物怎么会长得这么好!难不成能有什么种子在柜子里发芽长大?

  不管这些,他迫切的想要那两万块钱,那可是两万啊!他逼着自己想想有没有认识或者见过有这个能力的人。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但是迷迷糊糊,他要去确认一下,他极快的往回走。

  “对!一定是他们!”威廉走在自家楼下没有上去,围着小楼转到了后面,就像是一个小偷在踩点。那是他楼下那对年轻男女的房间,窗户被顶楼垂下来的三角梅遮住了一部分,看不真切,也不知道他们在不在里面。他还记得之前是一对中年男女租在这里。但是都记不起名字了。

  威廉绕回前门,正好看见那个小伙,他忙上去说“嘿!年轻人,还记得我吗?”

  “噢,记得!你是威廉老先生,我还没谢谢你租房给我们”小伙子笑着说话倒是很有礼貌。”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说完威廉用手揉了揉自己的下巴,心想,“这小伙子的下巴挺有型。”

  “埃克斯,我之前告诉给你的,我是个律师。”

  律师?威廉愣了,他想一定是科学家才对,“哦,律师啊,我知道你是律师,挺巧的,我以前也做过律师。小伙子加油干。我去外面一趟。”他敷衍的说完就走了。

  他很奇怪,他明明想起之前在门口新快递柜旁的座椅休息的时候,看到过这个叫埃克斯的小伙和他的女朋友,应该是女朋友吧,虽然那女孩叫“我的艾克斯律师”显得一点都不亲昵,但是两个人卿卿我我,让他都差点看不下去想踹一脚。

  当时那个女孩说,“你说为什么快递柜周围都有那么多植物,但是快递柜上面却没有植物。”威廉想起这句话,当时还觉得这女孩傻得可怜。

  世界上应该没有比她更傻的人了,结果自己想错了。谁知道到那小伙子还傻。“谁说不可以的,只是这个新柜子不行,会被人抓起来的。诺,看到那边旧的快递柜没有,都没人用了,可以偷偷放一些种子进去,没人会发现的。说不定哪天就长成大树了。”

  听听!这就是恋爱中的失了智?!威廉越回忆越清晰,越觉得是他们,只是为什么埃克斯是一个律师,说不定只是个幌子?

  他转眼就去了警局,在门外看见那个琼斯博士也在,他一脚踹开门就喊道,“我知道是谁!”威廉打算稳住场面,好让那两万不被别人抢走,他只是想来忽悠一下这些人。

  呆了一会儿就出来了,但他有了自己的小盘算。刚刚听到博士告诉警察们那些人可能会重返现场,要随时准备好,因为既然想让植物长大,最后都必须要让植物的根长到土地里去,既然之前那些人没有一次性成功,说不定会冒险再来一次。

  “那个小伙子说不定会冒险再去一次!”威廉这样想着。虽然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这些警察和这个博士一定要找到那些人。但是他现在一心只想把两万搞到手,也坚信那些人就是那对年轻男女。

  每天夜里他都会在去瞅一瞅楼下那个房间,只是他总能在楼下和埃克斯遇到,而埃克斯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终于一天夜里,正当他忍不住打算去敲那对男女的门,那个小伙子出来了,“老先生,你怎么在这里,我正打算出去一趟。”

  “好的好的,你去吧,我走错了。”这个理由真蹩脚。威廉转身上楼,看着埃克斯走出小楼,他急忙的穿上一件黑大衣,戴了个帽子。跟踪嘛,当然要专业!

  埃克斯真的往那个老旧的快递柜走去了!这小子居然也戴着帽子,也是怕人认出来吧。威廉兴奋的差点跳起来,他想要上去抓住埃克斯。然而正当他准备扑上去的时候,突然从身后扑过来一群人。威廉就像“跟踪狂突然被发现”时一样,被吓到了,晕了过去。

  早上六点差五分,威廉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的,不一会儿他听到周围变得吵闹起来,一阵烦燥和挫败感,从来都是他醒来吵别人。

  “尊敬的埃克斯,不,伟大的科学家埃克斯,先生,您终于醒了!”威廉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叫埃克斯,他居然也在这里,我要抓住他!他猛地坐起来。眼前却只有几个拿着本本的记者和琼斯。琼斯用手在这个瞳孔放大的老人眼前晃了晃,“先生,您的研究真是太伟大了,您知道吗?您昨晚那一瓶试剂居然让那些植物疯长,老旧的快递柜被树枝带到天上去了!……”

  威廉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他一脸呆滞,瞳孔放大,微微张开嘴,说着,“两万,两万。”

  他好像看到了那个老旧的快递柜在空中的树枝上,巨大的数目遮住几栋小楼,到处都是美丽的花,漂亮极了,他笑了。

  一个女人来到这空荡的小楼,她是受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前来整理父亲的遗物,即便那个父亲令她作呕。整个小楼的东西都乱糟糟的,除了那个破旧的阳台。没有想到,一楼的房间会那么漂亮,里面到处都是花花草草,像是一小花园,中间还有一些实验仪器和电脑,地上到处都是A4纸,上面写的密密麻麻。

  这里的花她也是今天才见过的,在小区原来老旧快递柜的地方,好多人在那里摄影,到处都是这种花,她觉得很美。尤其是空中树枝包着的快递柜上的花最好看,只是没人会想要爬上去拍照。

  她注意到一个被绿植鲜花包裹的梳妆台,桌面的玻璃下压着几张照片,那是她爸爸妈妈年轻的合影,还有中年的,还有她这个女儿小时候的。梳妆台的镜子前贴了一封信,那是妈妈写的。后来,听邻居们说,这个只来过一次的女人也只整理了二楼的房间,还带着自己的家人搬进来了。

南希的信
南希的信

  都说威廉是在喝茶的时候永远的离开了。

  桌上还留下了一段文字:“感情是相互的,我也想念你。”——威廉·M·埃克斯不喜欢后半生的科学家生涯,他依然是一个小律师。

  他一定很喜欢喝中国茶,不然怎么会笑着离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