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史录】南宋 | 遥望中原(二)

不指南方不肯休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03 天前,最后修改于 78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观《南宋》,记述为文字,以教自己闲时读览,共计十四余篇
费心尽时,手臂酸痛,中有些许错误,已查证说明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宋高宗,心中何想

  当一个人的心态支配着感情,当一个人的感情支配着权力,当一个人的权力支配着许多人的命运。这个人的心态便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便是让有的人受到伤害,有的人得到苟全。
  宋高宗赵构的身上,便昭彰了人性的多元与灵魂的复杂。
  但是,赵构之所以在二十一岁的年龄就能够登基皇位,即便是靠了世袭的祖制,靠着群臣的拥戴,也还是说明了这位高宗皇帝毕竟有着足以支撑一个新兴朝代的才能。

“对于宋高宗的评价,我一句话‘有功有过’。功过到底如何,我是倾向于功大于过。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创建一个南宋,谁创建的?你说是广大军民创建的,对。但是,没有一个宋高宗在这里,创建不出来。如果南宋没有了,都给金人占去了,那么中国的文化、中国的社会经济的发展,至少要停滞很多年。正因为有南宋,才把北宋的一些精华保存下来了,才使中国的文化能够得到发展。”——何忠礼 浙江大学教授

  杭州的碑林里,赵构书写的四书五经之类的经典碑刻,仅现存的就还有数十方。即使单单从这些碑刻来看,遒劲的笔力,整饬的结体,足以证明皇族后裔的文化教养,而这一方方碑刻当中的,那些类似“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格言,正是中国元典的基本精神。

  主战派和主和派的矛盾焦点,最终只是系于一人,那就是宋高宗。
  作为南宋的第一人,他没有理由向金国屈服,没有理由不想收复宋朝的江山。更何况,被金兵掳去的人众当中,就有他的父亲、他的胞兄、他的一妻一妾,以及他最为挂念的生母。
  然而,作为又一个王朝的开国之君,他的想法又不能等同于一般的朝臣和一般的将领。
  在宋高宗的恐惧心理当中,是有很多内容的。他恐惧虎视南方的金人,恐惧功高盖主的武人,也恐惧万一还朝的亲人。凡是对于他的皇位有所影响的种种,都会使他寝食难安。
  岳飞遇害风波亭,固然是因为宋高宗乞和的缘故,但是岳飞曾上书赵构请立资宗。确立继承人的举动,让高宗以为岳飞等人逼其退位,这无疑为岳飞在精忠报国的背后,又刺上了隐形的杀机。

“当时岳飞竭尽全力想要夺回北方江山的时候,很多百姓全力支持。但也有人表示,培养强大的将领花费巨大,而且也很有可能危及自身。”——凡埃斯 Prof. Dr. Hans von Ess 德国慕尼黑大学副校长

“因为当时的人们知道,相比发动一场战争,缴纳赋税以赎回自由身,这种花费少许多。”——薛凤 Prof. Dr. Dagmar Schafer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科学史研究所所长


韦太后,国家筹码

  作为一国之君,宋高宗力主求和当然是有依据的。
  杭州碑林中的这些儒家经典,无一不显现着中庸之道的同一主题——和为贵。
  不过在宋高宗那里,这“和”的原因,还另有一端。

  在号称十三经的经典当中,又一部著作尤为高宗看重,这便是《孝经》。
  宋高宗的生母韦太后,原是宋徽宗身边的侍女,因为生了龙子,才被封为韦贤妃。靖康之难当中,徽钦二帝与赵宋皇室被掳去北方的时候,这韦贤妃也在其中。宋高宗与自己的生母一向有着很深的感情,因此宋金两国每次议和的时候,远在北方的那位宋高宗的生母,便会成为筹码之一。

  绍兴七年,即1137年。
  宋高宗派使臣王伦前去北方,迎护徽宗的遗骸回国。行前,宋高宗对于王伦的嘱咐,仍然是,金人若能归还韦太后,割地赔款在所不惜。

  如果说遥望中原已经是南宋臣民的共同心态,那么宋高宗的遥望之中,则又有些与众不同。这是因为,做为宋室之君,做为离人之子,他望得更为深切,更为悲伤。

  关于韦太后身落异域之后得踪迹,正史上的记载并不多。
  据说,这位赵构的生母,先是在金邦受尽了折磨与屈辱,继而被金国的盖天大王完颜宗贤无意发现,将其据为夫人。
  后来,经宋高宗所应允的诸多条件为交换,在北方饱受了十五年流离颠沛的韦太后,也才历经曲折回到南方。
  迎接韦太后南归的时候,宋高宗动用了南宋一朝的最高礼仪。不仅宋高宗亲赴临平迎奉,而且还让韦太后乘坐皇帝的銮驾进城。

南宋·《迎銮图》
  据记载,在韦太后南归之日,仅当天前往临平迎接的仪仗队伍就组合了2483人。
  自北宋覆亡,金国向南宋送还俘虏,这是第一次。
  韦太后被掳往北方的时候,只有四十多岁。而现在,这位已不复当年容貌的女子,已经垂垂老矣。

“他父亲徽宗也在金国死了,希望金归还遗体,对高宗来说他还顾虑到母亲在金国,迎回母亲便成了他的愿望。秦桧认为,若以此二事为条件与金缔结求和条约,是符合大义的,以此为由求和,就不会受到任何人的非难质疑。”——近藤一成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 历史学协会会长


宋六陵,南宋兴衰

  宋高宗禅让之后,宋孝宗赵眘即位。
  意欲励精图治的宋孝宗,虽然也严守孝道,可他却对高宗的政治主张做出了大胆的修正。岳飞的冤狱能得平反,
  正是孝宗的决策。然而,位继孝宗的宋光宗却是一点都不孝。甚至连孝宗一病不起的时候,这光宗都从不探视。此时的孝宗尽管是万般痛悔,痛悔自己所受非人,错认了这位既不光宗、又不耀祖的赵惇。但是,却早已经无济于事了。

“孝宗不错。孝宗呢,他一个呢就是要决心收复北方,搞了孝宗北伐,那么孝宗自己也很节俭,也只想把南宋治理好。但是,刚才讲了,国力不行。后来呢,生了个儿子光宗,光宗呢,脑子有毛病,做了四五年皇帝,他就被他的儿子代替了。他的儿子,就是宋宁宗,那么宁宗的身体很差,人也很老实。他到西湖边去游,人家说,你的母亲葬在西湖边,你有这个心情吗。从此以后,他就不到西湖边去玩了。宁宗死了以后,就是理宗了,理宗统治了四十年,前期还不错,后期腐败,后期比较腐败。那么理宗死了以后,就是恭帝了,最后被俘虏北去了。整个情况上来说,应该说南宋的皇帝,在文学上都还是有一套,在节俭上也都可以。但是它偏偏碰到了这样一个凶蛮的武力很强的一个少数民族军队的进攻,所以它就败下来了。”——何忠礼 浙江大学教授
此处有误,遗漏了宋度宗 赵禥

  绍兴城外的这片茶林,原本是不存在的。这里曾是著名的南宋六陵。
  宋高宗自21岁登基,在位36年,被迫让位后又当了25年的太上皇,才老病而卒,终年81岁。最后葬于此地,成为宋六陵的第一座皇帝陵寝。
  宋高宗之所以将自己的陵寝选在绍兴,也许有着更深的含义。这里曾经是他当年从海上回返的时候,最初驻扎了将近两年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他留下了“绍祚中兴”的感叹。
  绍兴,原来称作越州。1131年,因为宋高宗在越州将“建炎”的年号改元“绍兴”。取“绍奕世之闳休,兴百年之丕绪”之意。越州,才从此改称绍兴。
  但是当人们就南宋而言绍兴,想到的多不是作为古城的绍兴,而是作为纪年的绍兴。
  就是在绍兴十一年,宋高宗与金国达成了和议,并从此向金国称臣,向金国纳贡,向金国割让大块的版图。以北方疆土的支离破碎,换取了南方一隅的短暂和平。
  然而,就是这一纸《绍兴合约》,使多少志士仁人的遥望中原,只望到了一个虚无的梦。
  长眠于此的宋高宗早已大梦不醒。
  茶林的路边,丛生着蔓草。这,让人想到了纠葛与交织,那是光荣与耻辱的交织,那是南方与北方的纠葛。

  还我河山,终成虚愿。
  还返北方的理想,已经渐次埋进了六陵的荒芜。
  而无法埋去的,却是偏安一隅的求和之史,与南宋王朝的一代之忧。


几时休,一晌贪欢

  南宋期间,那段相对稳定的和平,的确为南方的社会发展与经济繁荣带来了新的局面。甚至在最为鼎盛的时候,临安的人口达到了一百五十多万,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北宋的东京汴梁在太平时期的人口。
  人口数量的上升,使南宋的临安形成了新兴的市民阶层,而市民阶层的兴起,又与城市的繁华互为因果。
  林升的诗句,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虽含讽意,但临安的繁华却是毋庸置疑的。

“北宋亡了以后,孟元老写的《东京梦华录》,还有南宋亡了以后,周密写的一本《武林旧事》,就是回忆北宋和南宋两个首都的。它里面写的大部分,都不是士大夫或者贵族的生活,写的是民间的生活。就是在这两个城市,民间的生活也过得相对富足,然后多样化,丰富多彩。哎呀,写得真好。”——莫砺锋 南京大学教授

南宋亡,临安一梦

  然而,南宋子民遥望中原的心结,却一天都没有打开过。
  南方与北方,已经不单单是地理的方位。因为南方所关注的,还有北方的北方,更北的北方。
  天苍苍,野茫茫,在风吹草低的旷野上,一群群战马膘肥体壮,紧随着战马嘶鸣之声,又一个日益强大的民族,举起了南下的旌旗。

  蒙古族的子孙忽必烈,勇武的就像他的祖父一样,但是他们又绝非是“只识弯弓射大雕”。
  从来就对富饶的南方怀有觊觎之心的忽必烈,联宋灭金之后,这又一个马背上的民族,并没有因为南宋王朝的躬身求好,就停下南征的脚步。

  1276年,忽必烈兵临临安城下,宋少帝赵显匐地降元。
  临安作为一代国都的历史,至此告终。

“在冷兵器时代,游牧民族的军队基本上是所向披靡的。所以我们看,蒙古军队当时是横扫亚欧大陆,向欧洲那边,一直打到多瑙河流域,向西南亚,一直打到印度河流域。基本上都没受到太像样的抵抗。唯独在南宋,它攻打南宋,一直打了四十五年,才最后消灭南宋。”——莫砺锋 南京大学教授

“从整个世界历史范围来看,你就会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对抗蒙古帝国。”——伊佩霞 Patricia B.Ebrey 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

“当年南宋败给了蒙古,需要注意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没有一个国家能与蒙古相抗衡,所以这并不能说明南宋就是特别弱小的。他们只是不幸遇到了最强大的敌人。这个敌人征服南宋取得了成功,但从统治管理来讲,却离成功很远。”——杜克雷 Clayton Dube 美国南加州大学美中学院主任


唱高歌,不指南方不肯休

  宋少帝降元之后,残余的朝臣们带着尚是儿童之年的少帝的兄弟招赵昰、赵昺,一路向福建南逃。并将赵昰立为皇帝,死后庙号宋端宗。
  相对于临安来说,这福建沿海一带,已经是南方的南方了。
  正因如此,有忠臣节士之称的文天祥,便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但是,一再南逃的南宋余脉,最终也没有逃脱覆灭的命运。
  宋元之间最后一次大战,史称“厓海大战”。
  做为这场战役的见证人,文天祥在元军的囚舰中亲眼目睹了两军交战的场面,并作了“痛若酷罚,无以胜堪”的记载。
  在文天祥的记载中,此次战役,数以千计的宋军战船毁于战火,海面浮尸十万。

  这一场极其残酷的厓海大战,终于以宋军的全军覆没而告终。
  护驾的南宋忠臣陆秀夫,先是命自己的夫人自尽,然后又用白绫把自己和年仅七岁的皇帝赵昺绑在一起。
  怀揣玉玺,从容投海。

  在这次战役中,南宋君民尽皆死难,而无一人降敌。
  如果说,南宋政权因一再向异族屈膝,而写下了耻辱之史。
  那么,包括岳飞、文天祥等无数英雄在内的南宋军民。
  唱出的,却是遥望中原的高歌。

  杭州,历来是中国禅宗的重地。
  元军的铁骑逼近杭州的时候,僧人大量外逃,其中很多高僧转移到了天目山,做起了山林禅。
  以“峰”字号排序的高峰原妙,中峰明本等等,都是这一支。
  一个名叫惟则的中峰明本的弟子,则传于太湖一带,最后落脚苏州。并在苏州建造了一所禅院,名叫狮子林。
  在佛门当中,高僧说法,称作“狮子吼”。
  但狮子林的得名,却还有另一层意思。即,这狮子林里,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形似狮子的太湖石。
  而这些千姿百态的太湖石,正是当年准备营造艮岳而尚未运走的花石纲。

  自宋太祖赵匡胤开国,总共历经320年。史称宋代十八朝。
  是因为当年的艮岳之石轰然而倒,这才倒成了南北两宋分野的界碑。
  北宋政权居于北方的时候,南方,是一种财富的概念;南宋政权居于南方的时候,北方,寄寓着收复的理想。

  不过,中国的历史最终还是宣告,
  那,不过是郁结了一百五十一年遥望中原的怀旧之情。

添加新评论

交流也是一种礼仪

已有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