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史录】南宋 | 遥望中原(一)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

观记录片《南宋》,记述为文字,以教自己闲时读览,共计十四余篇
费心尽时,手臂酸痛,中有些许错误,已查证说明

稽之往史,
我民族若不能立足中原,
偏安江表,称曰南渡。

南渡之人,未能有北反者。
晋人南渡,其例一也;
宋人南渡,其例二也;
明人南渡,其例三也。

风景不殊,晋人之深悲,
还我河山,宋人之虚愿。

——冯友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


北宋亡,何时能还

  杭州古城的这一去处,名叫艮山门。
  但是,这里先前既无山,而今也无门。
  得此称谓,不过是只一个当年的名字,人们还在用。
  倒是一条长街,横亘此地,喧喧嚷嚷。聚拢来让人眼花缭乱的车水马龙。
  艮山门虽然无山,但却然有水。一条与长街并行的河流,就在这里川流不息。

  此间话题,是要讲述南宋的兴亡。而这条河流,便通过纵贯南北的大运河,连接着遥远的北方。
  就是在遥远的北方,曾有过隐现于苍烟落照的北宋都城。
  而艮山门的“艮山”二字,正契合着北宋都城一个当年的景点。

  可以说,在中国所有的帝王中。就其艺术成就而言,无人能出琴棋书画无一不能的徽宗其右。
  其实,除了这些造诣,宋徽宗还是一位在中国历史上承前启后的园林大家。而综合了多种元素的园林文化,却又是东方艺术的又一片独特领域。
  水也深得很。

  宋徽宗曾在开封城北建造过一所浩大的皇家园林,名为艮岳。
  在八卦当中,“艮”既代表山岳的概念,又隐含男子的意思。山为阳,水为阴。为了多子多嗣,所以拟议艮岳调弄风水,也是本次造园的初衷。
  但不管怎么说,这“艮岳”与“艮山”,虽然字面略异,含义却也相通。

  园林艺术的要素,是理水、分山,花木栽植和园林建筑。当然,园林所需要的山,只是象征山岳的石头,但这石头又不是普通的石头,它要具有瘦漏绉透的特征。
  不过,这最好的园林用石,又非北地所产,而是来自中国南方的太湖石。运送太湖石的过程异常悲壮。有的太湖石高达四丈,把它们搬到大船上沿运河而行,背纤者竟达数千人之众。
  途中凡遇水闸、桥梁挡道者,一律拆除。
  太湖之山,凭借着运河之水,运往了遥远的开封。

  但是,宋徽宗营造艮岳,并没有赶上好日子。艮岳尚未竣工,就到了靖康之年。
  靖康二年,即公元1127年。
  南下的金兵攻陷开封,并于当年的四月,将宋徽宗和登上皇位不到两年的宋钦宗,以及后妃宫女、皇亲国戚、官员艺匠,乃至包括赵构的生母韦氏和一妻二妾,连同皇宫的无数珍宝,掠向北方。
  北宋也就此灭亡。

  自然,宋徽宗正在营造的艮岳,也就毁于一旦。

“北宋灭亡的原因,其实我想是非常复杂的。有一些比较直接的原因,像我们现在学界通常都会说到的,一个就是当时政治比较腐败,比方说,有一些政治口号,所谓的’丰亨豫大‘,就是追求那种豪华啊、奢侈啊,而且呢,不恰当地渲染那种太平盛世的局面,那在这种旗号底下,其实我们知道,当时那个王朝非常地挥霍。另外呢,当时一直是以这种防范弊端的政策,作为他整个国家的一个至高无上的一种精神原则,那么这样的一种精神原则,决定了它在整体的战略布局上面,是一种,当时的人会说是’强干弱枝,守内虚外‘。”——邓小南 北京大学教授

“客观来说呢,金人力量强大。老实说,北宋所碰到的敌人,相当厉害。因为在冷兵器的的时代,主要是靠勇敢、靠骑马、靠射箭,那么在这方面呢,北宋是远远不及金人的。”——何忠礼 浙江大学教授


南宋始,不见故土

  北宋灭亡之后,被封为康王的赵构,在当时被成为南京的商丘登基,改号建炎。
  南宋一朝,从兹伊始。
  曾嫌女多子少的宋徽宗,虽然有三十四个女儿,但他的子嗣却也并不少。宋徽宗的第九个儿子,则是这位已经黄袍加身的赵构,史称宋高宗。

  南北的概念,在北宋南宋的交替之年,竟像当年用于印刷的活字,如此深刻地留下了严酷的刀痕。
  人们不会想到,宋代发明的火药,竟只是助长了女真族南侵的气焰。而只有被称作指南针的器物,才在此时显现了它的特殊功效。
  与被金兵俘虏的北宋皇室远去的方向恰恰相反,重新组合的南宋王朝,按照司南的指向,开始了自北而南的颠沛流离。
  殊不料,这司南的指向,竟然是一个王朝的归宿。


轻军事,以文治国

  公元960年,军伍出身的赵匡胤,以陈桥兵变之举,取代后周,建立宋朝。这赵匡胤虽是军伍出身,却全力施行影响了北宋一朝的以文治国的方略,从而推进了经济的繁荣、文化的昌盛和科技的发达。
  《清明上河图》之所以采用“清明”二字,其实并不仅仅是是指一个春天的节令。
  然而,将政治中心安在中原腹地的北宋王朝,它的繁荣,它的富足,绝不是仅仅靠着北方的收成。
  “苏湖熟,天下足”,虽然是到了南宋才流传的谚语,但是,南方的丰饶、南方的优越,却从来就是赵宋政权财富的支撑,正是有了南方的供养,这个植根于黄河故地的王朝,才得富国强家。
  宋高宗与他的臣僚一行,在一路南迁的途中,更为深切地感到了南北两地的绝然不同。

  正是中国的南方,为赵宋王朝贡献着无尽的银粮,贡献着丰富的物产。
  春茶也好,丝绸也罢,甚至连高宗的先皇所用的贡纸、贡笔、贡砚,以及让宋徽宗心醉神迷的奇花异石。
  哪一种讨得先皇欢心的贡物,不是来自中国的南方呢?

  梁山的好汉们,正是看准了这一条从南到北的财富之路,才在一个名叫黄泥岗的地方,将那一支长长的队伍麻翻撂倒,完成了那一回充满着绿林豪气的“智取生辰纲”。

  然而,赵宋王朝以文治国的方略,却又削弱了军事实力,使觊觎中原同时也觊觎南方的北方新兴的女真族,一次次撕开大宋边界上的缺口,长驱直入,使北宋王朝在抵御外犯之际,几无招架之功。
  这种情形,不仅见诸于大量的庙堂史书,而且见诸于无数的民间话本。京剧《杨门女将》中,数番挂帅的佘太君,就曾以通俗易懂的唱段道尽了北御辽兵、屡敌西夏,却每每败北的悲凉。

“哪一阵不伤我杨家将,哪一阵不死我父子兵,可怜我三代伤亡尽,但留宗保一条根,到如今宗保边关又丧命,才落得,老老少少,冷冷清清,孤寡一门。我也未曾灰心!杨家报仇,我报不尽!”

“一方面,宋代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繁荣期,在西方文学有关中国的二手参考文献中,这一观点也不断得到印证;但是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宋朝政权非常衰弱的时期,但是北部的民族政权,诸如金朝以及后来的蒙古,其实力却不断的增强。”——凡埃斯 Prof. Dr. Hans von Ess 德国慕尼黑大学副校长

“真正成问题的,就是虽然有文官和武官两种官僚,但文官却占据绝对优势的地位,武官则一直屈居其下。”——近藤一成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 历史学协会会长

  在北宋历史的167年当中,社会经济的繁荣、外族入侵的忧患,一直是同存共在的。
  北宋灭亡之后,这种投影变得更为巨大,乃至蒙遍了南宋的版图。
  繁荣,不等于强壮;富庶,不等于久安。


定临安,遥望中原

“抵达杭州的首要交通方式是水路,这恰好是蒙古人不太擅长的。我想,这也是军事方面的考虑。使得南宋最终选择了杭州。”——凡埃斯 Prof. Dr. Hans von Ess 德国慕尼黑大学副校长

“杭州这个城市如此美,没有哪个城市比这里更适合定都。”——薛凤 Prof. Dr. Dagmar Schafer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科学史研究所所长

  宋高宗一路南逃,一度舍陆登舟,流亡东海。最终在杭州落了脚,并将它升格为“临安府”。临安府在当时被称为“行在”,即寓有有朝一日将收复中原、光复旧都的意思。
  但是,自南宋王朝肇建之始,主战与主和的分歧,在朝廷内部一天都没有终止过。
  在与韩世忠、刘光世及张俊一道被称作“中兴四将”的岳飞,为抒发抗金的情怀,曾写下过两首《满江红》。
  一首的起句,是“怒发冲冠”;另一首,则是“遥望中原”。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可以说,岳飞的这首“遥望中原”,十分形象地道出了当时地形势,道出了当时的民心所向。

“当时虽已是南宋,但籍贯却仍可填写成北方地名,这做法一直保留下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南逃的人及其儿子孙子,果然还是对北方故土有着强烈的眷恋之情的吧。”——近藤一成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 历史学协会会长

“汉语里称为‘行在’,并不会说皇帝是被驱赶到南方来的,而是说皇帝南巡度假,只是在那里临时逗留些许时日,最终还是要回到他原本属于他的地方。”——凡埃斯 Prof. Dr. Hans von Ess 德国慕尼黑大学副校长

  正是在国土沦亡、黎民涂炭之际,尤其是在主战派占据上风的时候,同仇敌忾的南宋军民才取得了一次次大捷。
  正因如此,一个个不见经传的地名才被一代代中国人永远铭记。
  那该是烟波浩渺的黄天荡,那该是杀声四起的朱仙镇,那该是锋镝鸣响的牛头山。

添加新评论

交流也是一种礼仪

已有 3 条评论

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
军事上总是输得莫名其妙,气死个人了。

艺术家当了皇上,可惜了江山,也可惜了他的艺术天赋

一身才艺,生在帝王家,落了骂名,因为艺术成就高,毁誉参半。